1 绿茶穿成下堂妻后

绿茶穿成下堂妻后

闫桔幻想奇缘完结

【求个预收:《穿成美强惨反派的锦鲤》】 林秋曼穿越了。 穿成了刚投湖自尽的古代休妻。 前夫望门贵族子弟,却纳妓生子,原主被休退货,名声尽毁。 开局一把渣。 林秋曼以笔为刀,一篇文采斐然的《下堂妇思过书》闹得满城风雨。 前夫被逼求和。 林秋曼拒绝并与之对簿公堂,硬着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把休妻变成了和离,并搞得前夫身败名裂。 从此一战成名! 京中人但凡提到林家二娘,必要辱骂唾弃三分。 无法在林家立足,林秋曼滚出去自立门户重操旧业,专为女性服务打离婚官司。 世家贵女皆把她当成笑话谈资,等着看她凄惨下场。 谁料林秋曼啪啪打脸,仗着祸水脸恃靓行凶,一路高歌猛进,竟抱上了晋王金大腿。 从此狗仗人势,嚣张上了天! 众所周知,晋王李珣霞姿月韵,玉洁松贞。 世人都道他文能治国,武能安天下,品格端贵,堪比那皎皎皓月。 簪缨贵女皆为入晋王府争破了头。 谁料那高高在上的男神竟被泥泞泼皮拱下了神坛,引贵女们愤疑不解,都道晋王眼瞎,被妖艳贱货迷了眼。 * 小剧场: 男人捏住她小巧精致的下巴,几乎咬牙切齿,“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么。” 林秋曼笑得恣意,纤纤素手放到他的心上,“能得殿下喜欢,也是需要本事的呀。” 棋逢敌手,不分高下。 她就是仗着他的喜欢恣意妄为,偏偏他爱不释手,那便娶回家画地为牢好了。 #别问,问就是靠脸# #来,跟我学怎么把苦情剧打成爽文牌# #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# 【心机绿茶战斗佛小辣椒×低调奢华有内涵高岭之花·病娇矜贵贤王】 阅读指南:架空,双C,1V1,苏苏苏爽爽爽甜甜甜 预收《穿成美强惨反派的锦鲤》文案: 程茵穿越了。 穿成了一个农家村姑。 原主自带霉运buff,瞪谁谁怀孕,看谁谁倒霉。 原主的便宜爹烂酒嗜赌,但凡不顺心就对妻儿拳打脚踢,程茵一过来就把他给“克”死了。 但凡敢欺辱她家的孤儿寡母,均会被她“克”得受到报应。 从此方圆十里都对她家避而远之。 * 魏王府世子萧宴从小就运气不好,明明含着金汤匙出生,身边环绕的却尽是小人。 渣爹宠妾灭妻,母亲含恨而死。 正牌世袭爵位,却被兄长夺去,还被斩尽杀绝。 最后奄奄一息倒在冰天雪地里。 原以为人生走到终结,却不料被程茵捡了回去。 程茵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少年,一张美人皮叫人挪不开眼。 遗憾的是性子太冷,骨头太硬,厌世又阴郁,不易相处。 两个自带霉运buff的人撞在了一起,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。 后来萧宴发现,早已死透的心被小村姑捂热了。 程茵也发现,有小美人在身边运气好像在扭转。 再后来,魏王反了,成了齐国之主。 再后来,萧宴血腥镇杀兄长,架空政权,逼魏王立他为太子。 从此美强惨反派咸鱼翻身,走上了人生巅峰。 程茵作为太子的腿部挂件,一路扶摇直上,却终日惶惶不安。 她无比后悔当初在蛟龙落魄时贪图美貌对他上下其手,甚至逼他强娶。 在数次卷款潜逃均被捉回来后,程茵无比绝望。 萧宴垂眸睇她,语气冰冷,“你不是看中我的皮囊欲图谋我么?” 程茵否认三连,“我不是,我没有,别瞎说!” 怕他不信,她贱兮兮地掏出一本蓝皮医书,上面赫然写着:人体解剖学。 萧宴默了默,扔给她一把刀,“你来。” 程茵哭了。 【盲目乐观中二病小村姑×美强惨偏执阴郁反派】 立意:独立自强新女性正确塑造婚姻观

1 长街

长街

殊娓现代言情连载

【他像梦里看不见尽头的长街】 向芋第一次遇见靳浮白,他脱下价格不菲的衬衫,随手团了团,递给坐在地上的她。 “垫着坐,地上凉。” 第二次见他,在下接连暴雨的陌生城市。 飞机延误,火车晚点不发,酒店的工作人员礼貌地对向芋说:“抱歉,已经没房了。” 靳浮白靠在一旁,淡淡问她:“我住顶楼套房,来么?” - 短故事,大概十几万字。 是【HE】不是【BE】。 晚上6:00点,日更。 - 下本开《驻我心间》,文案如下: 程骁南有个校外女友,开着红色跑车,又美又飒。 朋友劝他:南哥,咱再怎么混也是学生,社会上的姐姐你hold不住的! 程骁南笑得漫不经心:玩玩。 没过多久,程骁南被甩。 他笑得依然薄凉:玩玩而已。 只不过隔天,朋友亲眼看见程骁南在自习室里。 他垂着通红的眸,抹了把脸上的泪:她去德国斯坦福大学念博士了。 朋友:??? 南哥!斯坦福是美国的吧?! - 虞浅回国参加私定礼服秀。 她披着真丝长袍走得摇曳生姿,忽然长袍被身后的人踩落。 虞浅回眸,看见程骁南。 他问:你还记得我吗? 虞浅笑得柔媚,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:我在几年前出过车祸的。 程骁南以为虞浅失忆,摒弃前嫌打算重新追她。 追着追着,发现这姐姐说的车祸…… 其实就是她骑自行车,压倒了一颗小花苗。 立意:努力生活,积极向上。

1 师妹

师妹

幻想奇缘连载

那年师妹才进山,没人知道她能成为正道领袖。 本文于3.7日入v,大家一定要支持我QAQ